当前位置:

首页 > 校园动态 > 校园新闻

母虽慈 子未必孝|《梦华录》中三娘教子的启示
发表于 2022-07-09 | 84次阅读 | 作者 管理员 | 来源 本站




最近,《梦华录》热播,小编和大家一样欣赏剧中CP的盛世美颜,震惊于大宋东京的繁华富庶,品味剧中服饰道具,甚至专门翻阅资料学习茶文化的起源发展!但剧中三娘与其子子方的波折故事,仍然让身为老母亲的我有点堵心!尤其是三娘失望后的那一句“母虽慈,子未必孝”更是勾起了小编的深思。


剧情简介 

先来为没看过剧的读者们简单介绍一下这对母子冤家吧!三娘是杀猪匠的女儿,是厨艺极好的钱塘女子,嫁为商人妇,自己也是做着卖江南茶果的生意。婚后三娘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子方,可因古代商人地位极低,三娘一心想让儿子考取功名,为自己挣得一身凤冠霞帔。可是在三娘的执着下,孩子不仅没有朝着她想要的方向发展,还异常顽皮,经常逃学不说,成绩也是极差。三娘的官人也完全不支持三娘,惯着子方和三娘对着干,一家人过得鸡飞狗跳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三娘官人不仅与旁人私通还筹划着把子方过继给对方,中伤三娘并一纸休书了断了三娘的希望!后来三娘与好姐妹出走东京开茶坊酒楼,索性历经波折仍生意兴隆,且得遇良人。此时儿子子方也寻到了东京,孩子从不能接受三娘与杜夫子的恋情,到最后理解三娘,母子和好如初!

 

在教育孩子的路上,夫妻一致是最重要的,棍棒教育往往得非所愿!

 

子方的爹在教育儿子上,和三娘完全不一致。他不觉得读书是必要的,觉得子方和自己一起做生意也不错,反而担心三娘把孩子累坏了,对三娘的棍棒教育也非常反感。






这种理念上的差异在今天看来无可厚非,但是当着孩子的面和三娘争吵,指责三娘,甚至拉孩子站队,这就万万要不得。也正因为子方爹对妻子的态度,让子方敢于肆无忌惮、毫无尊重可言地对待三娘。




当然,这其中三娘的棍棒教育也直接导致了子方对她的反感。后来,在夺子大战中,子方才会说出“我恨她,她就知道打骂我”这种话。








母慈未必子孝,“自私”一点也很重要!

在未婚夫杜夫子眼里,三娘“蕙质兰心,贤惠爽朗,是个可亲可敬之人”。








在好姐妹宋引章眼里,三娘把“儿子当心肝一样养大”,遭遇孩子的背弃后,“不计前嫌”仍旧“好吃好穿”让孩子“上最好的书院”。










在三娘自己眼中,自己对孩子的付出也是倾其所有!




自私是人的本性,孩子都希望妈妈只爱自己一人,再加上古代对女子要求“三从四德”,子方在得知娘亲和杜夫子相恋并已有婚约后气急败坏,说出了让三娘心痛无比的话。






这也让三娘痛悟道——“你是真把我当亲娘,还是只需要一个凡事只顺你心意,只会照顾你的老妈子?”




正是因为三娘极度宽纵,以孩子为中心,她的毫不“自私”,让子方觉得母亲不需要有自己的需求,只要做好我的妈妈,“可你是我娘……我不允许你……”,剧中的子方完全以自己的需求代替了母亲的需求,这中间三娘的确有教育上的失误。




谁不是一边鸡飞狗跳一边母慈子孝?

糊涂子方前脚认贼做妈,后脚不也走了两个月来找妈妈了吗?因为实在是太想妈妈了!母子俩相坐而望,场面也是很温馨的。








在钱塘时,因为子方逃学,考试成绩差,也曾被三娘棍棒伺候,后来到了东京,子方认错态度好,认真读书的样子,也照样让老母亲热泪盈眶!




因为三娘和杜夫子的婚事,三娘和子方吵得不可开交,纷纷放狠话。可生气归生气,就像三娘说的那样“我虽然还生气,但母子俩哪有隔夜仇”,也就该认错的认错,该原谅的原谅了?


勇于在孩子面前表达自己,不要害怕承认错误,不要怕示弱!

剧中,三娘和子方吵架后子方有两次道歉。

第一次道歉,子方未必认识了自己的错误,只因为不想让母亲生气难过!







第二次,因为三娘在孩子面前的一段真情剖白——“除了母亲的身份,我首先是个人,是个自主的女人”“凤冠霞帔的确是我的梦想,为了这个梦想,我一直逼你上进,让你产生了逆反”“想要凤冠霞帔,娘自己会去挣,我不希望,你以后再为了我的梦想而活”。








听了三娘的一席话,子方也真正理解了母亲,这时的道歉则是发自孩子的内心,三娘也就真心原谅了孩子。






所以,不要觉得孩子小不懂事,他们也可以是我们的烦恼,我们的梦想的倾听者,爱是需要相互理解的,母子也不例外!

把自己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,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难道不比把希望放在孩子身上香吗?

我们不能超越古代女性的认知局限性去批判三娘对凤冠霞帔的执着,也理解她作为商妇在当时遭受的不公。三娘有本领,做得一手人人称道的好茶点,为人勇敢、仗义、善良,随着三娘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,她的要强上进也从孩子身上,转移到了事业和对爱情的追求上。最后如愿以偿得到了事业、爱情,以及心心念念的凤冠霞帔。




最后,希望我们的妈妈们都能勇敢做自己!得偿所愿!

 

策划:宣传处

撰文:赵春兰